ひとまずいき生きている,清眠

感谢

我这个人呢,不怎么会说话,即便内心想冲上去回抱你们,想落泪,恨不得付出一切去报答你们,最终也只是说一句谢谢你(。•ω•。)ノ♡而已,但是我真的超级喜欢和感谢你们的,是你们支撑着我活着


久违的鲜血,久违的抑郁症,我原本以为出院就没事了的,结果还是不行啊,至于刀子是今天赖在家里然后去买的,当然被骂了一个中午

"都是家长的错?就没想过是学生的错?!

我操你妈,我看个搞笑视频碍着你眼了

"刚刚一时冲动我可以理解,一直生气就是你的问题了吧?

……


为什么会相信他们呢?你难道不清楚吗所谓会帮你去拿电脑只是他们让你开门的借口罢了,为什么要把柜子搬到原位呢?明明费劲才移到门后的,明明搬不搬都一样的,都会被骂,为什么要解释呢?看吧,说了这么多遍,不还是在让你出去吗?穿着薄睡衣出去,现在你满意了吗?跟神经病交流那么多有什么用啊?他们听吗?反正最后都是你乖乖认错,哪次起到作用了呢?!

我有一个请求,你们可以别离开我吗(睡觉必须要抱枕头才睡得着的人,蜷作婴儿状睡觉的人到底是什么存在啊?

囚牢。

我们被关在笼子里,在夜晚供人挑选,在白天按照固定线路"生活″,被挑中的人死去,而我们如傀儡般继续"生活″,

封闭式住院啊,不喜欢这个主任医师,哭个毛啊,明明是你们自己把我带来南京的,呵呵呵,活该(可能在罗主任之后我不可能喜欢任何医生了

教你们一个小技巧,随便加一个群,不要开免打扰功能,然后就会收到消息提示音了,嘻嘻嘻,是不是很棒,我很久都没听到过了呢

我觉得它还可以再战十年,只是稍微划了会就出血了,比我想像中要快(四处找不到刀子,藏的刀片又莫名其妙不见了,暴躁

渴望被色彩弄脏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_燕池《好歹》

(最好是红色,